点击香港商报,轻松关注!!

日前发生的华为CFO孟晚舟被拘留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,全球市场也曾因此出现震荡。事件可说是个警号,提醒世人中美关系发展的前路仍充满风险及变量,对各种可能都应有所准备以防万一,并避免盲目乐观。


网络图片


90天时间殊不足够


当习特会达成重要共识,让中美重启对话以解决纷争时,经多月贸易战的紧张后,人们以为可以暂松一口气,谁知又祸起萧墙。正如有内地评论所说,一些美国人就是不愿看到中美走向合作。这些反华鹰派向喜搞事,且须注意谈判时美方或由出名鹰派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主导,取代之前较温和的财长鉧钦。在鹰派严密把关下,谈判的难度自会增高。此外又有美国女法律专家提醒,华为事件很可能是美方拿来迫中国让步的工具;她认为案件追溯到2009年,却选在近10年后才采取行动,敏感时刻的异常行为确惹人怀疑。


就具体问题的谈判也将艰巨,寻求解决将十分棘手。按美方媒体报道主要争端在于以下各项:中国强迫转让技术和要求美资在华建立合资企业;偷盗及忽略保护知识产权;设立非关税壁垒;限制市场进入,特别是美国的基因改造农产品及金融服务业进入;容许黑客攻击美国网站和操纵汇率等;都是一直以来美方的关注及投诉重点。其中既有合理的诉求应由谈判解决,但也有不合理的,令中方难以及不应接受。正如美媒所说,一系列的棘手议题都要摊出来,故许多专家都指90天时间殊不足够。


棘手议题须予重视


确实有几个相关问题值得中方重视:


一、美方有很多不合理要求。最根本的一条是要中方缩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。但许多美国知名学者都指出,逆差本身并非双方从贸易中损益的恰当衡量,且即使对华逆差收窄也不表示美国总逆差会随之收窄。另一重要例子是所谓强迫技术转移,这忽视了技术是一种可交易产品,美方企业若无利可图绝不会转移技术或设立合资公司。事实上,中国在购置技术上花费不少,每年都有百亿美元计的支出。


二、在知权保护上,早有国际仲裁机制处理,具体案件可由此解决,中外企业都有不少相互兴讼事例。中国的知权保护条例及执行或有不妥善之处,可由协商合力改进。随着中国走上创新带动发展之路,且专利申请量已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,令完善及强化知权保护机制有巨大内生动力。


三、中国在依循国际惯例、规矩及扩大开放上,必须照顾本身利益及按部就班、循序渐进,不能盲从美国指令。如开放转基因农产入口,多国都有严格监控(欧盟尤甚),中国不宜按美国单方面要求便门户大开。在知权保护上亦如此,订立条例必须顾及中国国情。在TPP谈判中,美国就生物科技产品的知权条例与其他国家(包括日、澳)分歧甚大,最后要中间落幕才得妥协。在许多经贸争议中没有具体的国际标准或规则,也难说有绝对的公平、公正,令谈判成了双方的政治角力。在这情况下,美国鹰派有很大的发挥影响力空间,如上次双方已谈好由中国额外增购700亿美元美国产品,令对华出口大增约五成,但协议最终仍被美方否决。


四、对等要求的不对等。美国在谈判中料将提出对等要求,如中美汽车关税相同、对众多产业的开放及扶助政策相同等。实际上,因中美两国国情尤其发展水平、体制及文化因素不同,不可能全面对等。何况中美间也有许多不对等,如美方对华提出逾140项要求,为何中方不提出要求清单?又如中国没有像美国多如牛毛的技术出口限制措施,为何美国不搞「对等」削减一些?


最后,还须注意美国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:一方面是鹰派要藉经贸议题打压中国,另方面金融及工农商各界又因利益受损,要求与中国妥协。特朗普在中间如何协调,还受到本身政治考虑左右,包括通俄门调查和来年新国会中党争激化等。总之,在习特会取得共识后,中美关系前景仍多变量。


编辑:蒋璐